把想试的风格都试一遍!

discolor(12)

●阿周那X迦尔纳 

●OOC

●BGM《运命の人》←请戳

※※※※※※※※※※※※※※※※※※※※※※※※※※※※※

 

——世间的事物,一直都在变化。人们总是习惯随意想象和归类他人,冠上各式概念和标签,仿佛他人是没有生命的物体。人与人之间缺少安静、耐心,缺少聆听、阅读、感受、体会,缺少进入彼此心灵和思考的尝试,却觉得一切理所当然。

 

那是一个漂亮的孩子,五官尚未长开就已初显清朗精致,双眸清澈如浸润在清泉之下的黑曜石,挺直的鼻梁下是形状优美却不自知般自然上翘的唇——幼年的阿周那美的像从深海中刚刚打捞起的大溪地珍珠,焕发着温润的光泽和微微腥咸的气息。

迦尔纳安静的站在贡蒂夫人身后,浅绿色的眸子就这么映上了那懵懵懂懂走下旋梯的小小身影。这就是我的弟弟,他微微眯着眼睛,看着那个身量短小的孩童走上前,拉住了自己沾了雨水而微微带点湿润的衣摆。

他开始质疑现在召唤出杀神枪是否是一个正确的选择,眼前的宿敌显然并不具备自己所持有的记忆,在此时此地击败他毫无意义。捏着衣摆的那只手稍稍用了点力,阿周那看向眼前这个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少年,用孩童独有的软糯声音唤了一声哥哥。

“迦尔纳,从今往后,这里就是你的家。”贡蒂夫人弯目含笑,半蹲下身将两个孩子拥进怀中,嗓音疲惫却温柔万分,“哥哥要护着弟弟,弟弟也要听哥哥的话,明白了吗?”

啊,是要我做个好哥哥的意思吗?

迦尔纳就着被母亲拥抱的姿势,侧目看向依然捏着自己衣摆的阿周那,这个未来的宿敌仿佛没有听进去只言片语,只管紧紧握住手中捏着的一块布料看着他笑。这孩子掌心的温度太高了,迦尔纳看着那只小手心下思忖,想必那片衣摆已经皱的不成样子。

既然是母亲的愿望。

于是他笑了起来,伸出双臂拥抱了这个陌生的弟弟。

 

这个拥抱宽慰的不止是贡蒂夫人的心,也为他自己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他花费了将近一个钟头整理好了自己的房间,临睡前却在门口看见了那个抱着枕头的小小身影。阿周那黑曜石般的眸子眨了眨,漆黑纤长的睫毛在迦尔纳心里掀起一场小小的风暴,他可怜巴巴的站在门口,伸长脖子看着迦尔纳将自己的私人物品一样一样摆放在书桌上柜子里,最后打开贡蒂为他重新定制的鹅绒棉被准备熄灯上床。他最终还是理解不了迦尔纳的忽视,第一次在未经他人允许的情况下踏入了别人的室内:“哥哥……”

迦尔纳坐在床边,看着抱着比自己矮不了多少的羽绒枕向床边走来的阿周那:“怎么了?”

“我想和哥哥一起睡。”

迦尔纳沉默了下来,他不确定自己是否拥有和宿敌共处一室的勇气,即使这个宿敌在此时并没有半分攻击性:“为什么?”

为什么?此时的亲昵表现对于迦尔纳而言,仿佛是将过去的争锋相对不死不休化作了一个笑话,他抓着膝上的睡衣询问面前的孩童,也是跨越三途之河后精疲力竭的迦尔纳在质问着那个拥有相同灵魂的宿敌。

阿周那歪着脑袋,很快便给出了答案:“喜欢哥哥!”

“哎?”

似乎将着一声回应视作首肯,孩童抱着枕头蹭上了床铺,他将自己那个巨大的枕头放在迦尔纳的枕头旁边,然后拉住陷入呆滞状态的迦尔纳重复了一边:“因为我喜欢哥哥啊。”

“喜、喜欢?”

“嗯!”阿周那抱着迦尔纳的一只胳膊,将他拉倒在自己身边,漆黑的眸子直直看向近在咫尺的那双绿色眸子,然后满意的在其中发现了自己蜷缩在其中的小小身影,“第一眼看见哥哥的时候,阿周那就很喜欢!”

迦尔纳看着这个抱着自己胳膊道了声晚安便缩在被子里呼呼大睡的孩童,看着他带着婴儿肥的脸颊深埋在柔软的绒被之中,许是因为梦境的甜美而眉目舒展,脸颊也带上了微微的粉红。他像着了魔一样没有抽出那只被阿周那抱在怀里几近僵直的手臂,反而是探出另一只空闲的手轻轻撩开了拂在孩童脸颊上的一缕乱发。

夜色中他喃喃道只有自己才能听清的碎语:“这就是……喜欢吗?”

 

关于我会喜欢你这件事,就像是古老宫殿的夏夜池塘中会盛开出蓝色的莲花,破晓的天际终会迎来初升的太阳一般自然而然。所有情愫的诞生自相遇那一刻起便无限重叠回放,只言片语便可牵动心神。因你而生的温暖似乎可以驱散内心深处掩埋的寒冬,甚至在每夜与你的互道晚安声中会在某一刻突然觉得,这样的日子就这样重复百年下去也能感受到莫可名状的幸福。

 

迦尔纳从来不会被任何苦难打击所摧毁,他只会为他人所施予温暖和幸福而动摇……所以阿周那,你为什么要毁了这一切呢?

 

“迦尔纳前辈,你竟然躲在这里,”戏剧社长推开剧院天台那扇半掩着的门,果然发现那个遍寻不着的白色人影正坐在角落的高台上眺望剧院下方车水马龙的夜景,“离终幕开始还有半个钟头,你不去看看没关系吗?”

白色的身影没有回头,然而那清冽的声音依然传回了社长耳朵:“终幕并没有我的戏份,这里安静些。”

社长推了推眼镜,跃上高台坐到了迦尔纳身边,从一直拎着的塑料袋中拿出一罐啤酒递了过去:“巧了,我也不想去。阿周那先生临时不参加演出,最后一幕也没什么看的必要了。”

“多谢,”迦尔纳接过社长递来的啤酒,“难敌,你作为导演不去看自己的作品没关系吗?”

难敌摘下那酒瓶底般的眼镜擦了擦收入怀中,在塑料袋的沙沙声中又掏出罐啤酒打开拉环呷了一口:“嗨……没关系,除开阿周那先生的原因,我更不想坐回我父亲身边。”

“你父亲依然不支持你一手建立的戏剧社么?”迦尔纳微微侧过头看向难敌那双湛蓝色的眼睛,他尚未换下身上那施洗者的装束,因着这微微的倾身的动作,肩头的白缎滑落下来,在夜风中拖曳出一道长长的白色轨迹。

难敌也在打量着迦尔纳这身恍若神明的装束:“我原本以为拉你入社,可以让这出《莎乐美》大放异彩,从而达到说服我父亲的目的,只是没想到,前辈的分量还是不够。”

“我之前说过,学校里有不少人比我更加适合这个角色。”迦尔纳扣开啤酒的拉环,仰头饮一大口,“后来你又瞄上了阿周那。”

难敌露出苦笑:“是啊,后来我又寄希望于阿周那先生的舞,只是可惜了,阿周那先生搭乘了今早的飞机。”

“……抱歉。”

“这就是命运啊……”难敌摊开四肢躺倒在高台上,伸出五指去够半空中的月轮,“前辈到现在也没把我当朋友,说话生疏礼貌的像个陌生人。”

“是么?”

“是啊……当初邀请前辈入社的时候,之前还谈的好好的,结果一听到我的名字就犹豫了,至今还是个挂名,”难敌用手指细细丈量了下月轮的轮廓,随后泄气一般放下手,“难道曾经有也叫‘难敌’的人给前辈带来过什么不好的回忆?”

迦尔纳深深看了一样像小孩子一般躺在布满灰尘的高台上的人,垂下眼帘握紧了手中的易拉罐:“哈……谁知道呢?”

“呐,前辈,”难敌丝毫不顾忌头发上沾染了不少脏东西,他躺倒着侧过头问道,“社里的女生让我帮忙问你一个问题,你可不许生气。”

“说吧,我不生气。”

带着坏笑的社长大人突然坐了起来,黑色的上衣背后染了一片灰尘,他眯着眼睛凑近迦尔纳问道:“你和阿周那先生,是一对吗?”

“……”

“我就知道会是这个反应,那帮女人叽叽喳喳的说你们是彼此的命运之人,还兴冲冲的拿占卜结果给我看来着。”

然后难敌看见一直默不作声的人站了起来。

迦尔纳站在天台上,凛冽的夜风吹动着洁白的装束,在皎洁的月光下如同神创纪元中再临人间的神明,那双异色的眸子俯视着呆坐在原地的难敌,他似乎是叹了口气,又似乎是没有。

“难敌,我的命运之人于我而言不过是另一个孤独残缺的灵魂,”夜风似乎渐渐大了起来,肩头的白缎拂过迦尔纳苍白的面颊,他的声音在孤寂的夜空中清晰的回响着,“注定了会伤害彼此。”

 

只有领会过孤独和流离,才会真正懂得如何去维系与珍惜。也只有实践过相爱之痛的人,才会理解如何把情感与欲望转化为领悟。不再是情爱煎熬的此消彼长,而是生起慈悲之心。

 

“前辈……?”难敌正欲答话,口袋中的手机便开始急促的响了起来。他匆匆对迦尔纳比了个抱歉的手势便接起了电话,“喂,对是我难敌,什么?”

他瞪大了眼睛,声音突然大了几分:“阿周那先生赶回来了?正在后台?好的好的,赶紧通知化妆师,时间快来不及了!”

“太好了前辈!终幕终于有救了!”难敌几乎是从地上一跃而起,他怀揣着激动莫名的心情看向突然呆住了的迦尔纳,“——前辈?你怎么了?”

夜风将迦尔纳的发丝吹的太乱,雪白的衣衫在风的拂动下猎猎作响,他看着面前突然露出惊异之色的难敌,抬手抚向了脸颊。

指尖触及的是泪水独有的温暖湿润。

“诶?”

 

tbc


运命の人

 

大丈夫いつも
我不要紧
ちゃんと笑ってると
我一直都有保持著笑容
でも誰といても
但是无论跟谁在一起
何か足りない
心里都无法感到满足

今あなたがここに
明明知道此刻

来るわけないのに
你不可能在这里
開けた窓から
透过敞开的窗扉
見えた満月
望向那轮满月

鈴虫の声が寂しさ誘うから
蟋蟀的鸣叫声引来了孤单寂寞
抑えた気持ち
那压抑的感情
また騒ぎ出す
又再次骚动起来

あなたに会いたくて
好想见你
苦しくなる夜は
这苦涩的夜晚
張り裂けそうだよ
心仿佛被撕裂一般
誰かを思うって
思念一个人
こんな気持ちなんだ
原来是这样的心情
そばにいてほしい
好想在你身边

違うそんなことが
不是这样的
言いたいんじゃない
其实并不想说那样的话
素直になれずに
因为自己不够坦率
悔しくなる
而感到后悔
本当は淋しいだけだと気付いて
察觉到原来一切都只是寂寞而已
強がりすぎて
逞强得太多
うまくいかない
反而成为了障碍

たった一人
如果真的
運命の人がいるなら
拥有一个命运之人的话
あなたがいいのに
只要是你就足够
あなたほど好きに
没有人能像你
なれた人はいないの
成为我更喜欢的人了
ねえ見抜いてほしい
多希望你能看穿

あなたが一緒に
你到底想跟谁在一起呢
いたいのは誰ですか
跟谁在一起呢
淋しげな背中を
回想起你那寂寞的背影
思い出すと切なくて
就感到难过

あなたに会いたくて
想见到你
苦しくなる夜は
这苦涩的夜晚
張り裂けそうだよ
痛苦得快要被撕裂一样
誰かを思うって
原来牵挂一个人
こんな気持ちなんだ
会是这样的心情
そばにいてほしい
想陪在你身边

あなたほど好きに
没有人能代替你
なれた人はいないの
成为我更喜欢的人了

どんな未来だとしても
要面对怎样的未来也好
あなたは私の
你都是我唯一
運命の人
命运的人


评论 ( 11 )
热度 ( 97 )

© 驳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