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想试的风格都试一遍!

discolor(9)

●阿周那X迦尔纳

●OOC

●BGM《Fall》V.A.

PS:本章请务必坚持到最后。

※※※※※※※※※※※※※※※※※※※※※※※※※※※※※※※※※

 

——喜爱的东西吗……友情、努力、和解。这些都很美妙。您难道不这么认为吗?

 

阿周那的加入令这次彩排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成功。

戏剧社社员们簇拥着台下的阿周那,人类天性的好奇令这些年轻人对这个突然出现的“迦尔纳家的先生”充满好奇,他们如同喝过兴奋剂一样谈论着明日公演事宜,甚至开始提前预想起演出的大获成功。阿周那并不喜欢这种热闹的场景,更不喜欢除迦尔纳以外人员的肢体接触,社员们的过分热情几乎让他招架不住。

他回避着旁人热切的追问,一双眼睛四处搜寻着方才还在后台整理道具的白色人影。

没有,什么都没有。

那个如同被皎洁圣光所笼罩的美人在走下舞台后便失去了踪影,这一认知让阿周那感到无尽的挫败,既是伤心又是焦虑——伤心迦尔纳为何不等待自己,焦虑此时他能去往何处。

阿周那匆匆向戏剧社告了别,他比谁都清楚迦尔纳素来温和守礼的性格,迦尔纳即使不愿意理会自己,也绝不可能对戏剧社成员不告而别。

这个可悲的猜想如同淬毒的蛇牙在心脏咬了一口,他索性在剧院周边寻找了一会儿,站在十字路口人流最多的地方,来回仔细观察可能属于迦尔纳的身影。

他从来都将那个人囫囵看在眼里,以至于在人群中能够一眼看见他——雪白的衣袂被他眼角余光捕捉,双脚甚至来不及听从大脑的指示便拔腿追了上去。

 

他跟着那抹白色的身影,穿过了未来得及数清的大街小巷,雪白的布料仿佛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然而他每次上前想要抓出,却总是一场空,在最后一个街口,他看见迦尔纳走进了隐藏在城市边缘的教堂。

 

他看着迦尔纳保持着施洗者的装束,神情既庄严又肃穆,竟是从未见过的表情,迈着轻缓的步子穿过穹顶正中的三道大门,迤逦的长袍拖过铺满玫瑰花瓣的地毯,白皙的赤足踏着鲜红的花汁,走向大殿正中那架掩映在彩绘玻璃华美光照下的管风琴。

“你为什么跟着我。”迦尔纳并未回头,只是伸出食指随意摁住一个琴键,刺耳的音色响起的瞬间,大殿四周的数排长明烛依次亮起,将原本背阴幽暗的室内变得亮如白昼。

这句话听在阿周那耳中颇有几分伤人的意思,跟踪是既成事实,然而明明是迦尔纳先抛下了他,才促成了这件事实。他的声音不免带上几分委屈:“你为什么不等我……”

“嗤——”他清楚的听见这声嗤笑是迦尔纳发出的。

一种惊惧莫名的情绪顺着脚底蹿上背心,高贵的、优秀的天授英雄,此时竟因为一声莫名的嗤笑而通体生寒,他直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先回家好不好?”

“家?”站在管风琴前的男子重复了一下这个单词,仿佛是对这个词感到些许讽刺之意,连带着那一句疑问的语调也略有了些哂笑的意味,“阿周那,我何曾有过家。”

“迦尔纳,你这是怎么了?”

“……”迦尔纳似乎已经厌烦回答这些无聊的追问,纤细白皙的手指抚上琴键,手下渐渐流淌出美妙的琴音来。

“到底出了什么事……你从来不会用这种语气说话!”

阿周那几步上前逼近那个苍白纤细的背影,然而伸出的手掌尚未接触到迦尔纳的身体,便听见了他淡漠至极的声音伴着平缓的琴声一同响起:“高贵的刹帝利,这一次,你又想同卑微的苏多之子玩什么游戏呢?”

“!”

“是不归顺便不死不休的缠斗么?”

“!”

“还是这一次,重新将不听话鸟儿抓回牢笼重新调教欣赏?”

“不!不是!”

“是啊,笼子里的鸟只要看到的时候有婉转的歌喉就行了,私底下是什么样子的,谁会在意呢?”

“迦尔纳!你疯了吗?怎么可以如此诋毁我对你的感情!!”

“你杀了我,却还向我祈求爱情,”迦尔纳残忍地微笑着,琴音骤然升了一个调,“你不觉得这十分可笑吗?”

 

都疯了。

阿周那这样想着,他呆滞地凝望迦尔纳的背影,他知道自己在流泪,然而他无法像童话里眼泪会变成钻石的王子那样,将钻石交给爱人证明自己的真心。

悠扬的管风琴声还在继续,在阿周那听来,与送葬曲也没什么两样。

“你一直恨着,对吗?”

“你贵为太阳神之子,一生却受尽了屈辱。”

“母亲将你视作污点,你的父亲也几乎对你不管不顾——”

琴声戛然而止。

仿佛难以忍受阿周那对于自身悲惨过往的重提,迦尔纳猛然站起,回身间手中已握住了不知何时出现的通体漆黑的长枪:“既然你如此喜欢揭露他人的过去,那么继续吧,我们未完成的决斗。”

“不,迦尔纳,那并非我的本意——”

“今天,只有一个人能走出这间教堂。”

话音刚落,杀神枪已直向阿周那捅去,他险险避开这突然的袭击,然而枪头如同黏住了他的面门,无论如何躲闪始终甩脱不开:“迦尔纳,停手!我无论如何也不会再次伤害你,请你停止这无意义的争斗!”

迦尔纳的眼神仿佛淬了冰,对于阿周那的请求置若罔闻:“你是害怕这场公平的决斗吗?拿出你的武器!”

一昧回避的阿周那如何能是火力全开的迦尔纳的对手,一次躲避不及中被狠狠一枪捅穿腹部。两人错身的瞬间,他清楚的听见了迦尔纳不带温度的声音:“阿周那,你一时意气的情动,配不上迦尔纳一生的感情。”

他恍然间明白了什么,满腔的苦楚随着这股顿悟消散而去,倒地之前他再次反驳这句推翻了所有真心的话语:“我只不过是为了和他再次相遇,才会来到这个世界——”

 

阿周那仰面躺倒在地毯上,身下渗出的血液将周围的白色花瓣侵蚀成鲜红:“好痛……这剧烈的疼痛让我仿佛要死去……可是‘迦尔纳’,我不后悔。”

——爱情的神秘,比死亡的神秘更加伟大。

“不过啊……”他伸展双臂揽住了俯身看着自己的人,在对方耳畔轻声道,“不过我更加确定你绝不是迦尔纳,他不会有你这样的表情,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因为我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

话音刚落,大殿内骤起飓风,一排排长明烛依次熄灭,面前的人在怀中化作白鸽四散飞离,一切影像在眼前扭曲变换,突然间反转的世界令他一时间站立不稳跌倒在地,待到幻境消失——没有铺满玫瑰花的地毯,没有将整个幽暗大殿照亮的一排排长明烛,这里只不过是一处普通的教堂,和许多城市所有的一样,窄小、干净而整洁。

脸上没有血迹,腹部也没有被杀神枪捅出的大洞,他强撑着头晕望向教堂中央,银色长发的男子背对着他正断续地弹奏着年久失修的管风琴。

“小子,你很幸运,在最后关头说出了我要的答案。”

清冽的声音甚至盖过了管风琴的音量,那个人连头都没有回,却着实让跌坐在地上的阿周那感到了巨大的压迫感。

被这股强大压力压制到几乎起不来身的阿周那勉强坐直身体,从那人在琴键上跳跃的手指间找到了那抹幽绿的光芒;“您是,一直在二楼包厢看着我们的人。”

“用哄骗的手段对付一个不满五岁小女孩儿,你为了迦尔纳真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您是,迦尔纳的父亲。”

“迦尔纳心性极好,却唯独输在固执一事上。”

“即使固执,也让我甘之如饴。”

“那么,阿周那,我将我的儿子托付与你。”

“您——”

“这并非是一个神衹的命令,只是一个父亲出于对于孩子的歉疚罢了。”

 

……

阿周那躺倒在地面上,伤口是假的,疼痛是真的。

面对着苏利耶的时候尚且还能强撑,此时只剩下自己一人,便瞬间泄去了所有的力气。

先躺一会儿吧,恢复了体力就回去,一定不能让迦尔纳看出来……

“咪呀~”

暖呼呼的,带着奶香味儿的猫爪拍上了他的脸,他半撑开沉重的眼皮,眼前是娜娜放大的毛茸茸的猫脸。

“阿周那!醒醒!!”

随后他看见了迦尔纳布满薄汗脸庞与盛满担忧的碧色双瞳。

 

——心性与容貌一样堪称绝世的迦尔纳。

——我的迦尔纳。

 

真好啊……世间还有比我更幸运的人吗?

Tbc


评论 ( 18 )
热度 ( 118 )

© 驳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