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想试的风格都试一遍!

discolor(7) ——愿你喜欢的人也正好喜欢你

●阿周那X迦尔纳 

●OOC

●BGM《二少女図(instrumental)》

※※※※※※※※※※※※※※※※※※※※※※※※※※※※※


——你为什么不看看我。只要你看着我,你一定会爱上我…爱的神秘比死亡的神秘更伟大。

 

“我从未见她如此苍白。”

“你不应再看着她。”

“当那天来临时,太阳会像是漆黑的麻布丝,月亮会变成血红,而天上的众星将像成熟的无花果掉落大地,地上的诸王将恐惧莫名。”

“啊!啊!我倒想瞧瞧他所说的那种景象,月亮变红,众星如无花果掉落大地。先知像醉汉一般疯言疯语……但我无法忍受他的声音,叫他住口。”

……

“停——停——停——”戏剧社长推了推酒瓶底般的眼镜“‘希律王’和‘希罗底’表现不错,看样子昨晚有好好揣摩过台词,不过——”他转头看向了最左侧纤细白皙的青年:“迦尔纳前辈,我很高兴您明白我的苦心有认真看过台词,不过,我也明白强行邀请你加入戏剧社也着实让您为难了,但是学校再找不出第二个更加符合‘先知约翰’形象的人物……所以可否请您在表演的时候,稍微多点感情进去?”

瞬间成为众人目光焦点的清俊男子仿佛习惯了这种目光的洗礼,他眨了眨纤长如蝶翼的雪白睫毛,澄绿的眸子宛如避世丛林深处的一潭碧水,他用清冽如冰下流泉的声音回答了社长:“我会尽力,不过我不认为我是最适合‘先知约翰’的人选。”

戏剧社长立刻接过话头否决了他的观点:“不不不,迦尔纳学长,我不认为那些名画对施洗者约翰的演绎能够让美艳绝伦的莎乐美公主一见钟情,也许依照当时的审美是正确的,然而这部戏剧是要在学园祭演出,符合当代大学生的审美潮流才是第一位。”

又来了……戏剧社成员在心底异口同声的发出这句心里话。

——社长您颜控就颜控,扯这么多理由干什么呢。

迦尔纳对社长这番论调颇有些哭笑不得:“好吧,如你所愿,尽力而为。”

 

戏剧排演结束时,时钟指针已经偏过了10。

戏剧社的学妹们惋惜着男神拒绝了聚餐的邀请,学弟们则回味着迦尔纳方才突然爆发的演技感叹究竟是何种领悟力才能这么快进入角色。

而此时话题中心的人物正独自前往附近24小时营业的超市,他其实对社团活动并不感兴趣,只是拗不过他人的请求,而这勉为其难的举动自然而然的导致了现下的后果——独居的他需要在深夜准备好度过周末两天的食材。

在普通人眼中,容貌清俊,课业拔尖,连体育也万能的迦尔纳似乎不应该是这种近乎抑郁的性格,面对着此等质疑的迦尔纳只是一笑置之,从不回答,也从不动摇。

 

完成采购时已经接近半夜,这所大学地段略偏,此时几乎打不到车,迦尔纳只好抱着装满食材的纸袋慢慢往家走,他从来都是个努力的人,一面走一面还在小声背诵着台词。

“……那个杯中充满憎恶酒水的人在哪里?他在哪里?那个身穿银袍的人,最后将死在所有人的面前?叫他过来,如此一来他才可能脱离王宫的污秽,倾听他自己内心的——”

背诵的声音戛然而止,在前方路灯晦暗的光亮下,他远远看见一个人,背影像极了阿周那。

迦尔纳猛然顿住了脚步,在那一瞬间他不明白自己在想什么,怀中的食材、口中的台词、甚至回家的想法也在刹那间离自己远去。

四周太安静了,没有人也没有声音,黑夜侵蚀了一切,只有连绵成线的路灯仿佛在指引出方向,他感觉到某个苍白微弱的身影从自己沉寂淡漠的灵魂中探出头来,用温暖坚定的声音命令他跟上去。

他被这细小的声音所蛊惑,茫茫然地跟在那个背影后面,一直走一直走……然而再长的路也会有尽头。

他看见那个男人走进了路边的二层宅邸,窗里亮起了灯。

他在原地站了很久很久,久到忽作的夜雨沾湿了睫毛。

他明知不是他。

 

迦尔纳眨了眨因为长久凝视而干涩的眼睛,转头欲往来时的方向走去。

“咪~”

他听见周边传来微弱的小猫叫声,不自觉地四处探查起来,最后发现在路旁的灌木丛里困住了一只的小猫,后足被灌木根部的藤蔓死死缠住,勒的皮毛都秃了一小块。

迦尔纳蹲下身,探出手轻轻摸了摸小猫的耳朵,果不其然被挠了一下。

“喵嗷!”大概只有两个月的小猫炸了毛,瞪大圆圆的双眼,一眼望去活像一只长了眼睛的煤球,迦尔纳被小猫滑稽模样逗笑,随后一手握住住小猫的前爪,小心翼翼地解开绕成一团的藤蔓。

被解救的小猫并没有逃开,而是盯着面前这个好看到不像话的年轻人一动不动,迦尔纳重新抱起纸袋往前走,它也跟着走几步,迦尔纳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它,小猫就歪过脑袋一脸呆萌的望着他。

“你是想要跟我回家吗?”

“咪~”

“我没有养宠物的经验。”

“咪~”

小猫跟了上来,用毛茸茸的脑袋蹭蹭他的裤脚。

好吧……如果放课后家里能有只小猫在等待着自己的话,这么想想似乎也不错。

小猫软茸茸的脑袋被夜雨粘湿了些,睁大湿漉漉的眼睛望着弯下腰意图抱起它的人,咪呀一声扑进了这个有着好闻味道的温暖怀里。

 

 

阿周那抵达这个城市时正值梅雨季节,丝雨绵绵,雾霭重重,湿润的水汽弥漫街道,蜿蜒的水迹从街边矮墙蔓延下来。

他曾经喜欢过雨,透过雨幕他总能想起初见迦尔纳的那个夜晚——打开的木门,随着母亲推门而涌入的温暖潮湿的水汽,还有那个有着宛如将整个春天纳入眼中的绿眸少年。

如今他不喜欢雨,不论是怎样摆布自己藏匿的情感,触景生情仿佛已经成为了习惯,他回忆起迦尔纳离开的那个阴沉的下午,阴霾的天空无情得将断肠销魂的雨水狠狠抛下,连带着他的记忆都透出一股不堪回首的霉味。

他在迦尔纳现今的住所附近逡巡着不敢靠近,竟罕见的产生出从未有过的近乡情怯——他想见到迦尔纳,但是见到之后呢,迦尔纳会怎么样?

是会接纳他?

还是……?

第二种结果他想都不敢想,曾经狂妄展露出的自信仿佛是一个巨大的笑话,他被那场突然降临的打击变得优柔寡断,甚至变得不像自己。

 

他记得自己评价过,迦尔纳不是那种看上去可以轻易靠近的人,但正因为如此,当他愿意亲近你,依赖你,那双清澈美丽的澄绿色双眸不带任何防备的注视着你的时候,那将是一种难以比拟的无上心动。

——所以……哪怕只能看着他也好,哪怕他只是安静地坐在我身边看书也好,只要能看到他,只要能触碰到他,对我来说都是巨大的、无可比拟的幸福。

 

雨势渐渐变大了,再磨蹭下去势必会变成落汤鸡。

阿周那犹豫了一会儿,抬脚往前走去,却在望见急匆匆向这个方向跑来的白色人影后,立即刹住脚步转身躲在了墙后。

——是迦尔纳。

他压抑着激动的心情窥视着渐渐接近的人。

——高了,瘦了,脸色比上次分别前更加苍白……吃苦了吗?手上抱着……一只黑猫?

阿周那狐疑地抬头看向迦尔纳方才进入的商铺上方巨大的广告牌——“XX宠物医院”

 

“迦尔纳,你什么时候养了猫?”

“昨天路上捡到的,”迦尔纳将手中蜷缩着没什么精神的小猫递给了医生,“今天喂了点牛奶,就变成这样了。”

“……怎么可以给小猫喂牛奶呢?慢慢把它放下别动,得输液观察一下。”

“……抱歉。”

“你跟我说抱歉有什么用。”

“啊?我在对娜娜说。”

“……”一脸尴尬的医生顿时噎住了,随后反应过来一样爆发出一阵大笑,“……噗!噗哈哈哈娜娜,迦尔纳我要怎么说你才好啊,来看来看,人家有猫铃铛的,是男孩子啊!”

“诶?”

“你说你起这么个名字,别人该误会那是你前女友了,要不换个名字吧?”

“……就这么叫吧,这个名字对我来说有特别的意义,”迦尔纳婉拒了医生的提议,“我回去拿点东西,娜娜先拜托你照顾。”

迦尔纳推开了宠物医院紧闭的推拉门,伴着门框铃铛被撞击的轻响,他看见阿周那站在门外凝视着他,蜷曲的头发被水汽浸的透湿,滚落的水珠顺着雕刻般的脸颊弧度滑落,整个人仿佛是从水里捞起来一样,只有一双漆黑如子夜的眼睛亮的惊人。

迦尔纳在因惊愕而骤然产生的耳鸣中清楚的听到了阿周那的声音。

“好久不见。”

Tbc(情人节快乐)


评论 ( 8 )
热度 ( 105 )

© 驳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