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想试的风格都试一遍!

discolor(6)


截图来源 sm30396872



●阿周那X迦尔纳 

●OOC

●BGM《Redeemer》

※※※※※※※※※※※※※※※※※※※※※※※※※※※※※

 

——“你知道我的故事里不会有快乐的结局。”

——“但我仍想听。”

 

周六,天气阴转多云,是去福利院看望那孩子的日子。

床头的电子计时器显示的时间是6点,他起身后并没有开灯,在床上醒了会儿神,趿拉上拖鞋走到衣柜旁,借着天边微弱的晨光挑选合适的服饰。

系上最后一颗纽扣,他凝视着穿衣镜中自己晦暗不清的身影,似乎想起了什么,弯腰从衣柜暗格中取出一根雕琢成太阳形状的吊坠。

他沉默了一会儿,以一种受洗的姿态牵起项链两端,环过了自己的脖颈。

 

做完这一切后,他走出卧室,已经亮起的水晶灯下是贡蒂夫人准备早餐的身影。

“起来了?今天又是去看望那个孩子吧?”她张罗着手中的活,转身端起两个餐盘正欲走向饭厅,“——阿周那,你脖子上带着什么?”

他侧过眼眸不去看她,径直走向自己的座位拉开椅子。

将盛着全麦面包和德国熏肠的盘子放到了阿周那面前,贡蒂夫人知趣得不再发问,她看着这几年来越发英俊出挑的儿子,一丝忧愁慢慢爬上了眉心:“周末不要一直去福利院做义工……你这几年对外交际越来越少了……”

他没有回话,只是停下了切割熏肠的动作,左手悄然握住了胸前的太阳吊坠,像是在极力思考着什么,随后他猛然起身,转头走向玄关。

“阿周那!”贡蒂夫人再也按捺不住,情绪激动之下砸翻了手中的盘子,“你是打算一辈子都不和妈妈说句话了吗?”

他在玄关换好便鞋,推门而出。

“阿周那!”

“他是你哥哥!”

“你们从一开始就不可能!”

他关上门,将母亲的连声的质问控诉隔绝在门内。

 

真是个奇异的女人。

曾经为了其余的儿子一生都在伤害迦尔纳。

如今又为了迦尔纳,几乎将他推入地狱。

 

阿周那并没有直接动身前往福利院,而是走向了他在后院开垦的一片花圃——里面种满了黄金玫瑰。

这些是他自一年前才开始培育的新品种,不同于以往黄玫瑰的乏味的色调,而是真正的金色玫瑰。上天对于他的眷顾果然与众不同,短短时间便获得成功,并且成活生长出了一大片。

他走向花圃中央留下的唯一一株红色玫瑰,半蹲下来默默看着,伸出手指小心翼翼的摩挲娇弱的花瓣,他太过于小心,以至于担心自己贸然的触碰会破坏这纯粹的美丽。


“迦尔纳,我想念你。”

 

阿周那所探望的福利院便是贡蒂夫人曾经遗弃迦尔纳的那所,他轻车熟路地走向曾经属于迦尔纳的隔间——如今住着一个身染重症不满五岁的小女孩。

他放下了手中那束沾染着晨露的金色玫瑰,将床头花瓶里已经枯萎的那束换了下来。

维奥拉看见他,立刻露出笑脸,奶声奶气道:“阿周那哥哥,讲故事。”

他一时没有找到垃圾桶,只得将那束枯萎的金玫瑰握在手里,拉过椅子坐到小姑娘床边,柔声问道:“上次讲到哪里了?”

“上次讲到大英雄打败了恶龙,但是因为魔王的诅咒准备出海寻找解法。”

阿周那黯淡的眸子里染上笑意:“嗯,大英雄出发到海边准备出海,却在码头发现了一艘因为故障搁浅的大船。”

 

大船的主人是一位富有的王子,他用钻石装饰夜空,将美酒化作溪流,用宝石镶嵌宫殿,铺满黄金当做地毯……他被众神眷顾,生来便拥有着许多人一生也无法得到的东西。过于顺利的人生令他言谈举止都带着一股不自知的傲慢。

 

维奥拉眨了眨眼睛,从未离开过福利院的她无法理解富有的概念,她小声问道:“王子是不是很好看呢?像你这样吗?”

“你只需要明白王子是个被宠坏了幸运儿就好。”

 

在王子颐指气使的命令英雄为自己修好大船,英雄话很少,对王子无礼的命令不置一词。全程被无视的王子觉得自己骄傲的尊严受到了侮辱,英雄也不甘示弱对王子说出了无心的嘲讽。两人在阳光酷烈的海岸边扭打成一团,粗麻的衣料精致的绸缎混合在一起,彼此都挂了彩,海滩细腻的沙灌进了衣领袖口,狼狈的像两个落魄的逃难者。

 

“我不喜欢这个王子……”

“嗯,”阿周那抬手掖好小女孩松开的被角,“我也不喜欢。”

 

打架归打架,大英雄依然对王子困窘处境无法置之不理,他默默的协助王子修好了大船。

王子欣赏英雄的修理工作,他对大英雄说,嘿,我被我的兄弟陷害流放,现在要去我海洋的某处小岛找回藏在那里的宝藏,现在我任命你为大将,你来为我掌舵。

王子对大英雄递出了结盟的邀请,要求他随时侍奉左右,对他发誓献上一生的忠诚。

 

“大英雄答应了吗?”

“……答应了。”

 

大英雄也需要出海寻找解除诅咒的方法,于是他顺水推舟答应了王子的邀请,登上了大船。

有了英雄的相助,王子的大船再没搁浅过,他们一路向前,打败了魔王派来的许多阻碍他们的怪兽,终于抵达了王子所说的小岛。

大英雄和王子按照王子携带的地图搜寻着岛上宝藏的踪迹。

 

维奥拉入神的眼睛都不眨:“英雄和王子打怪兽的情节不讲吗?”

“大英雄很厉害,怪兽伤害不了他们。”

“唔……”

 

他们在岛上徒步了几天几夜,终于抵达埋藏宝藏的地方时,发现埋藏宝藏的地方是空的。大英雄感到不可置信,他认为这个地方之前不像是被人盗挖过,于是他质问王子是怎么回事。

王子回答他,一开始就没有什么宝藏,是自己为了拉他入伙所设下的陷阱,宝藏只是考验,令他感到愉快的是,英雄的表现令他十分满意。

英雄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他扔下王子佩戴在他胸前的徽章,但很快意识到,离开这座岛的唯一工具是王子的大船。

 

维奥拉突然坏坏的笑了起来:“王子是喜欢大英雄吗?”

阿周那怔了怔:“……为什么这么问?”

“照顾我的护士姐姐上次也说要考验她男朋友。”

他伸手揉了揉小女孩软软的额发:“喜欢的。”

“那大英雄也喜欢王子对吗?”

“…………嗯,英雄也喜欢王子。”

“真好呀。”

 

寻找宝藏旅途的相处,让英雄钦佩于王子的卓越的能力又不耻王子阴暗的心思与下作的手段,他几次三番向王子提出终止盟约也被拒绝。

忍无可忍的英雄将自己身中诅咒必须前去讨伐魔王的前因告诉了他。

王子沉默了。

因为王子的父亲,就是英雄要去讨伐的魔王。

 

原本乖乖蜷缩在被子里的小姑娘坐了起来:“那要怎么办?王子和英雄不就成了仇敌了呀?”

“维奥拉觉得王子会怎么做呢?”

“我,我不知道……”

 

王子保持了沉默,他认为此刻告诉英雄这件事不是明智的选择。

于是他在某个阴沉的午后,故意落下大船的钥匙,在暗中看见英雄捡起钥匙离开的时候,王子掉下了眼泪。

 

“英雄拿走钥匙,王子一个人被留下来了吗?”

“英雄是不会那么做的。”

 

王子一个人躲在灌木丛后掉眼泪时,英雄找到了他,示意王子跟他一起走。大英雄就是大英雄,即使被人欺骗,被人愚弄,也依旧怀揣着一颗热忱的赤子之心,对周围人施以最大的善意。

于是王子带着英雄回到了魔王的宫殿,王子请求父亲解开施加在英雄身上的诅咒,魔王对于儿子的背叛大为震怒,立即激发的杀心令他向英雄发出了最为恶毒的魔法。

 

小小的手指攥紧了被角,维奥拉听的入神,她迫切得想知道王子和英雄最后的结局。

 

王子在英雄意识到一切之前推开了他,挡住了致命的一击。

 

“不!”小小的女孩子哭着发问,对于故事中人物的喜怒哀乐感同身受,从而更加难以理解:“你为什么要杀死王子呢?”

“有些事情不是努力就能得到圆满的结果。”

“呜……我不要王子死掉……”

“……”

小孩子呜咽的哭声越发大了起来,悲恸的氛围连带着他也红了眼眶。

“维奥拉,这是我故事。”

“我,我不要王子死掉……”她哭着要求面前这个眼含泪水的大哥哥修改故事的结局。

“维奥拉,这是不可能的。”眼泪掉了下来,“他曾犯下过不可饶恕的罪过,王子内心的邪恶黑暗已经投影成为将他吞噬的丑恶怪兽。”

“不是……王子没你说的那么坏……”

“你拯救不了我。”

 

——他记得迦尔纳的所有喜好,记得他房间里物品摆放的所有顺序。

在那个阴沉的午后,他站在迦尔纳空无一人的房间里,意识仿佛抽离了身体,他感到一阵天旋地转的眩晕感如惊涛骇浪般向他袭来。

曾经紧扣在白皙脖颈上的项圈静静的躺在软垫上。

特意定做的方块镂空,当它绕成环锁在某人的颈项上时,就是一只抽象的鸟笼

如今这只笼子坏了。

他好不容易才触摸到的黄金鸟飞走了。

房间里还残留着迦尔纳清新温暖的味道,可是人却不见了。

他听见身后贡蒂夫人用平缓的语调告诉他,是她协助了迦尔纳的离开,是她将迦尔纳送回了他生父身边。

那天他疯狂的砸毁了房间里所有物品,撕心裂肺的痛楚让他如同失去了伴侣般的孤狼哀嚎发狂。

第二天,他悄悄修复了迦尔纳的房间,无法修复的东西也换上了全新的一模一样的物品代替。

但是从那天起,他住在了迦尔纳的房间里,他固执的认为,只要迦尔纳的房间里还有生活的痕迹,他就从未离开过。

 

“维奥拉,王子必须死。”

——杀了我吧,没有了爱,我不知道因何而活。


他完全沉浸在自己晦暗的世界中不可自拔,他不相信这个世界还有任何希望,他更痛恨自己的懦弱无能,他说不出一个美好幸福的结局。


“我……我讨厌……这个故事……”小女孩哭得越发激动,抬手间不慎打落了阿周那手中握着的那束干枯的黄金玫瑰。

——四处崩散的枯黄花瓣随着漏进室内的风飞舞着,竟是从未见过的凄凉景色。

 

“改变这个结局……求求你,阿周那哥哥……”维奥拉哭红的眼睛望向他,她显然不明白阿周那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我来拯救王子,我来拯救……”

修长的手指摘下落在小女孩头发上的花瓣,阿周那努力平稳下心绪问道:“维奥拉……那么你能告诉我,一直以来偷偷看望你的大哥哥是谁呢?”

轻轻的啜泣声止住了“不,不能说。”

食指移到了薄而锋利的唇边,阿周那低沉的声音如同惑人的耳语:“嘘……只要不说出名字,就不算违背誓言。”

“……”

“这是作为happy end的重要条件啊。”

维奥拉抬起湿润的眼睛看向他:“说了……就能得到幸福的结局吗?”

“嗯,我阿周那郑重发誓。”

 

“是个非常漂亮的大哥哥,像白雪公主一样白,头发也是白的,眼睛像国王王冠上的宝石一样美丽。”

 

——是你啊。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128 )

© 驳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