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想试的风格都试一遍!

discolor(5)

●阿周那X迦尔纳 

●OOC

●BGM《Lost Without You》

※※※※※※※※※※※※※※※※※※※※※※※※※※※※※

 

——可有觉悟,是否后悔。这当中的区别只是有人提前醒觉,有人终身蒙昧。

 

他站在城墙上,凛冽的风吹动了他的漆黑的额发。

他一动不动,如鹰隼般的目光凝视着下方因车轮陷入黑泥而无法动弹的战车。

他听见了对方清亮的声音传达来希望遵从战场规则的请求。

——弓步。

白发青年跃下战车。

——搭箭。

走向陷入黑泥的车轮。

——扣弦。

俯首查看车轮陷入程度。

——预拉。

伸手抬住车轮。

——开弓。

提力将车轮从泥地中拔出。

——瞄准。

青年抬头望向城墙上的他露出微笑。

脱弦——

 

他睁开了眼睛,怀里并没有昨夜那副柔韧白皙的身躯,心口骤然一紧,胡乱抓起外套夺门而出。

迦尔纳正坐在饭厅靠窗的座位上,手中端着一杯咖啡,侧头望着窗外初升的朝阳,溶金的阳光洒落在他脸上,泛起一层温润的柔光,一时间分不清是阳光衬托了他的美貌,还是他将这遥远的光芒变得更加和煦。阿周那呆立在卧室门口看着他,恍惚间产生了将他从这片笼罩着他的阳光中拉走的想法。

许是他开门的响动太大,迦尔纳转头看向他,澄绿色的眸子在阳光的映衬下愈发显现出透明的质感,竟比上等的沙弗莱还要幽深纯粹。他一言不发,只微微起身将一旁的餐碟往阿周那的方向推了推——培根鸡蛋三明治,是阿周那小时候最爱缠着贡蒂夫人做的早餐。

“迦……”

没等他唤出口,他的梦中情人已经移开视线,重新打开放置在膝上的一本精装书看了起来。

他感到一股强烈的酸意奔涌向心脏:“迦尔纳,我们昨天——”

“昨天什么也没有发生。”回答时迦尔纳甚至没有看向他,端起咖啡杯抿了一口,声音平缓沉稳,“洗漱收拾,母亲刚才发了简讯,她快到了。”

回答他的是突然逼近的身影,阿周那几步上前挥开了迦尔纳膝上的书,欠身死死抓住他的双肩,惊慌失措外加情难自禁,他附身强硬地吻上兄长尚有红肿的唇。

这个吻不带半丝温情,就像患有疑心病的猎人确认着自己好不容易捕获的梦想中的猎物,迦尔纳闷哼了一声,闭上眼睛任凭阿周那几近粗暴的强制性动作蹂躏着自己的口腔。

再寻常不过的接吻,阿周那舔过迦尔纳的唇角,只觉得一股热血冲上大脑,熟悉的欲念激的太阳穴突突直跳,他艰难的放开这片充满诱惑力的温软,气喘吁吁的将迦尔纳拥入怀中,呼出的热气萦绕在白皙的耳畔:“迦尔纳,不要再说让我生气的话。”

“……”

他满足于此刻如同多年夫妻般的温情,在迦尔纳头发上落下一个温柔的吻,压低声音轻柔发问:“好苦的咖啡,我记得你从来都是一杯咖啡半杯糖的,什么时候变的口味?”

“今天。”迦尔纳挣开了这个不算用力的拥抱,弯腰拾起了被摔落的书本,胡乱翻动几页却始终找不到方才阅读的章节。

 

 

世间女子对于爱情的想象大多终止于穿上婚纱走向教堂的那一刻,贡蒂夫人也不例外,自幼美貌异常的她对于爱情有着各种不切实际的幻想,少女时期的第一段恋情便因为这种幼稚无疾而终,只留下了爱情的苦果。

迦尔纳是个多么漂亮的孩子啊,雪白的皮肤,清澈的绿眸,精致的眉眼集合了父母所有的优点,更加难能可贵的是他如此的听话懂事,从来没有给她带来半点麻烦——除了是她未婚先孕的证明。

彼时她已经嫁给了现任的丈夫,腹中再次孕育了爱情的结晶。

那个可怜的孩子在被送入福利院的时候只是回头远远望了她一眼,就悄然接受了被遗弃的命运。

为什么不反抗呢?

为什么一滴眼泪也没有落下呢?

贡蒂夫人回忆着送走迦尔纳那天,小小的手掌轻轻摸着她高高隆起的肚皮。

“未来的弟弟,我永不会与你相争。”

当时的她只顾着惊讶幼小孩童语气的凝重老成,如同避嫌般将他送走,却忘记问他一句——离开妈妈身边,会害怕吗?

 

 

贡蒂夫人站在门口,摁响了门铃,满腔的愧疚让她现在只想尽快见到心心念念的大儿子,送给他此次旅行带回的最适合他的礼物。

门开了,门口站着的却是她自小宠到大的小儿子。

贡蒂夫人先是感到惊喜异常,正打算与许久不见的小儿子说几句体己话,随后她敏锐的发现了屋内的一丝不同,透过小儿子身侧的缝隙她看见了半跪在地上收拾咖啡杯碎片的大儿子。

“阿周那,你跟你哥哥吵架了?”

阿周那将贡蒂夫人连着大包小包一起拉进室内随手关上门,这才幽幽解释道:“没有,是我想喝咖啡,太苦了没端住。”

贡蒂夫人不疑有他,顿时松了口气转头招呼收拾完毕的迦尔纳,从衣兜里掏出一个靛蓝色天鹅绒盒子打开。

盒子里是一个黄金吊坠,极为精细的雕工让原本就价值不菲的黄金变身成为更加昂贵的奢侈品——散发着耀眼光芒的太阳形状。

这与他曾经用过的那杆长枪枪头惊人的一致,阿周那略感不悦,却并不能阻止母亲拿出项链示意迦尔纳低头。

然而令二人惊讶的是,平素里温和有礼从不随意拒绝他人的迦尔纳在看懂母亲的意图后猛然后退了一步,急促闪烁的眼神示意着他此刻的心境并不稳定。

 

是了,阿周那仿佛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露出了笑容。

昨夜他解开了迦尔纳的锁链,但是并没有解开他脖子上的项圈,想必迦尔纳也对脖子上的东西束手无策,所以今天才挑选了这么一件扣得紧密严实的立领衬衫。

一旦贡蒂夫人拉开了迦尔纳的衣领,那么昨晚发生的一切便无可遁形,自己倒是无所谓,甚至希望借此机会再次告诉母亲自己的心意。

只是——看着迦尔纳此时的表情,怕是并不情愿。

这感觉真是不愉快。

不过,谁让我爱他呢。

 

“母亲,旅途劳顿,先休整为好。”阿周那抬手制止了迫切希望迦尔纳佩戴上母亲心意的贡蒂夫人,不着痕迹的挡在了兄长身前,“哥哥准备了特别棒的食材,您去倒倒时差,我们中午庆祝怎么样?”

目送着略有不满的贡蒂夫人回了楼上卧室,阿周那出神的看着惊魂未定的兄长,伸手去够对方额角的发丝:“别怕。”

手还没有够到发丝便被毫不意外的避开了。

“解开它。”

“……”

“戴着这个是瞒不了母亲的。”

“为什么要瞒着她?我大概是全世界最想让她知道这件事的人。”

“……阿周那,你有想过后果吗?”

“我能想到的唯一后果就是母亲接受现实,而你在我身边抛下了所有不幸的过往,从此与我过上幸福的人生。”

“……你问过我的想法吗?”

闻言,阿周那露出了志在必得的笑容:“既定的结局,何必多次一举。”

 

真是愚蠢的自信。

但是将这股自信贯彻到底才是我阿周那的作风。

所以迦尔纳,在必将到来的happy end来临之前,这次换我来拯救你。

 

迦尔纳对他狂妄的自信不置可否,他静静的看了阿周那一会儿,背过身重新退回之前的座位上。

伴随着早晨的一场闹剧,太阳早已朝向西方而去,他望着已经无法笼罩住自己阳光,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tbc


评论 ( 7 )
热度 ( 137 )

© 驳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