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想试的风格都试一遍!

discolor (2)

●阿周那X迦尔纳

●OOC

●BGM《Caged Flower》

 

※※※※※※※※※※※※※※※※※※※※※※※※※※※※※

 

——我憎恨着你【我爱恋着你】

——我只想与你争斗【你只能臣服于我】

——去死吧“哥哥”【救救我……】

 

 

他是被噩梦惊醒的。

透骨的冰冷贯穿过咽喉,随后涌出的大量鲜血淹没了最后的话语……那个时候,想说的是什么呢?

迦尔纳眨了眨纤长的睫毛,木然的眼神直视头顶盯着雪白的天花板。天光乍亮,阳光透过窗幔洒在脸上,他慢慢坐起身体,抬眼望向床头柜上年岁已久的木质相框——兄弟二人考入同一间初中后的唯一合照。他沉默了半晌,伸向相框的手转向了一旁的手机,尚未开机的黑色屏幕映出他精雕细琢的五官,即使是在黑灰色的镜像世界里,他依旧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美人。

手机开机,屏保是阿周那与迦尔纳幼时的照片,小小的阿周那飞扑向屏另一边的迦尔纳要抱抱却身形不稳快要跌倒,迦尔纳急忙奔上前去搭救的一瞬间,被贡蒂夫人巧妙抓拍下来作为纪念。直至今日迦尔纳的屏保依然是这张代表着兄弟间最好情谊的瞬间,而阿周那的屏保却似乎已经换过了一轮。

迦尔纳盯着屏保发了会呆,随后一条email将他拉回思绪。

是贡蒂夫人发来的,她此时人在国外不方便通话,希望他能叫回好几个假期没有回家的阿周那商讨二人的留学事宜,按照贡蒂夫人的意思,是希望一人留学一人陪在母亲身边,毕竟她年岁渐长,对亲情的依赖也渐渐加深。

迦尔纳叹了口气,今天应该就是阿周那放假的日子,在拨出了前几个烂熟于心的数字后顿住,短暂的沉默后他打消了电话知会兄弟的想法,最后还是选择了最简单快捷的短信。

“这个假期请回家,有事望面谈——迦尔纳”

那么,应该怎样做才能宽慰母亲的心,让日渐疏远的兄弟之情重新回到正轨。

这想必是一项困难的任务,不论是对自己,还是对阿周那。

 

在离家不远的超市里,迦尔纳正挑拣着阿周那可能喜欢的食材。

他生来便白皙美貌,这一特点随着他年岁的增长更加明显,他仅仅是站在货架前翻看手中的待购物品清单就已经引来不少女性甚至是男性的驻足,自幼时以来迦尔纳已经习惯了面对此等困惑,甚至转头抓住货架后偷拍的女生,语调温和:“我不喜欢偷拍,请删掉。”

“迦,迦尔纳,”举着手机手足无措的少女盯着不知怎么回事背后长眼的迦尔纳,最后索性往地上一蹲耍起赖来,“啊啊不管啦,反正初中毕业礼我错过了和你合影的机会,这次无论如何都请让我保留这张照片!!”

“你是……A同学?”

 

半小时后,超市隔壁的甜品店,女生挖了一勺红豆冰吃的津津有味,末了望向自己初中三年的暗恋对象开口道:“迦尔纳,没想到你反应那么快,我才刚按下快门。”

“非常抱歉,我不喜欢被人偷拍。”迦尔纳搅动着面前的咖啡,抬手又扔了三颗方糖进去。

“这次原谅我,特殊情况,下不为例?”A双手合十,“拜托了迦尔纳男神!”

“……”似乎被女生祈求的语气刺激到,迦尔纳吞下了即将涌出的拒绝话语,为了掩饰尴尬端起杯子喝了一口。

“迦尔纳在咖啡里加了太多糖了。”

“因为苦。”

“那为什么不试试巧克力呢,看上去很像咖啡,但是非常甜!”

“……我比较喜欢咖啡。”

“差不多三年没见了吧,那次被你放鸽子之后,我出了点小意外休了学。”不想再纠结于咖啡好还是巧克力好的女生转移了话题,“今天的回忆之旅,校舍已经改建得几乎认不出了。”

“放鸽子?”搅动咖啡的手停住了,迦尔纳抬起澄绿色的眼眸看向少女,满脸的疑惑不禁让A以为是对方才是受害方。

“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啦,就是你的这双眼睛这张脸,全班有一半的女生都喜欢你。”A赶紧低头喝了一大口果汁,“当然另一半喜欢你弟弟。”

“关于放鸽子的事情……”

“你还记得吗,地铁站,那个匆匆忙忙塞给你礼物的又匆匆忙忙逃走的女生就是我,绝对不是因为害羞才逃走的哦!初中那会儿我非常喜欢你,可惜你的表情总是太冷清,暗恋你的那么多女生里只有我敢亲手送给你礼物呢!”

“那个礼物……”

“礼物里放着我的告白信……还有约会的请求和地点,你没看到?”一脸挫败的A同学头埋的更低了,“啊啊真是太糟糕了。”

“抱歉,礼物我交给……不,我放在……还没有拆开。”

“好了好了没关系,幸好迦尔纳你没有来,我当时选的位置不太好,当时有一支从隔壁箭场脱靶的箭射了过来打破了头顶店家的装饰挂灯,好巧不巧就砸在我头上……”

“……箭?”

 

A站在约定的街口,脸上洋溢着无法掩饰的雀跃笑容。

浑然不知站在远处阁楼上的白衣少年已经将拉满的弓弦对准了她。

——“想出花言巧语情书的脑子”准星瞄向了头部。

——“送出胆大肆意的礼物的手”准星瞄向了手臂。

——“迈向他人所有领域的双腿”准星瞄向了腿骨。

不……不行,这是不正确的,不能这么做……

那么……

稍微给点教训,也是可以的吧……

 

 

“什么嘛,还以为是爱情降临前的考验,原来只不过是我自作多情时老天爷扔下来的一块砸中我的石头嘛。”A笑道,“我现在算是明白了,男神只可远观不可亵玩,那么过去的事情就随着这碗红豆冰一笔勾销!”

眸光闪动的迦尔纳欲言又止,随后也只是轻轻握了握拳,起身向A深深鞠躬:“总而言之,还是因为我的疏忽大意导致A同学受伤,请接受我的歉意。”

“不是你的错啊迦尔纳,别这样。”

——是我的过错啊A同学。

——都是我的过错。

“如果你一定要道歉的话……诶,你买了咖喱?还有这么多食材,分量有点多啊”

“我弟弟今天回来。”

“诶~王子殿下要回来了啊,所以好兄长迦尔纳这是在为自己的弟弟准备接风晚餐?”

……要不要试试我的手艺?虽然不知道迦尔纳厨艺怎么样,但是我保证我的手艺绝对绝对会让阿周那大吃一惊的!伴着叽叽喳喳的碎语,迦尔纳最终还是同意了A协作晚餐的请求。

……

看向准备完成的接风晚宴,A站在玄关处准备离开迈开离去的最后一步,回头望向迦尔纳欲言又止“……其实,我觉得你的王子弟弟并不是讨厌你。”

回应她的是迦尔纳温柔且强硬的告别与关门声。

 

 

这一拳,迦尔纳没有用全力,这是生生接下这一拳的阿周那唯一的想法。拭过唇角的渗出的一丝血迹,阿周那站直身体,看向面前呆愣着的兄长:“迦尔纳,你打我了。”

迎着阿周那漆黑暗沉得可怕的目光,原本怒气勃发的迦尔纳突然为其周身散发出的不详气息所震慑,竟下意识后退了半步。

阿周那却渐渐逼近“迦尔纳,你对我施舍的无限宽容,今天是要收回去了吗。”

迦尔纳惊讶于阿周那此时周身流露出的暴虐气息,直到后跟抵上了墙面,才知道已经退无可退。

“这一拳是你咎由自取。”

“呵呵,咎由自取……”阿周那拖过正试图从侧面脱身的迦尔纳,抬手钳住了兄长白皙的下颌,满意的看到他因为疼痛而氤氲上绿眸的朦胧,“那么,我接下来说的故事,你可要听好了。”

 

——在某个古老的家族里,有着这样一对奇怪的夫妻。

未婚先孕的妻子,因故不能沾染女人的丈夫。

妻子有两个最在意的孩子,一个是上天赐予家族的瑰宝,自出生之日起便获得全家的宠爱;一个是妻子婚前失贞的证明,在外辗转流落许久也不得归还。

 

“闭嘴……”被名为阿周那的阴影笼罩下的眼睫急速抖动着。

“别急,我还没讲完”深色的手掌抚过兄长因疼痛而渗出薄汗的脸颊,他歪头欣赏着亲手制造的美色,再次缓缓开口。

 

——那个被命运眷顾的孩子在得到了上天恩赐的一切之后,不负众望的成长成为一名出色的人物,那个被抛弃的孩子则流落至贫穷的车夫家中,成为一个卑微者的养子,血液中高贵的基因并没有让他沉沦于世俗的尘埃中,即使是被车夫养大,他也同样成长为了一棵参天大树。

很快,他们见面了。

衣衫褴褛的车夫养子妄图挑战华丽高贵的天之骄子,这件事很快成为了周围民众茶余饭后的谈资。然而一个谢绝繁华,心无波澜的人,外人如何议论都已触及不了他分毫。

被遗弃的孩子直面着命运眷顾之子,提出了他的挑战。

 

“很可笑对不对?车夫的养子居然想挑战高贵的刹帝利。”阿周那突然欺近兄长洁白的耳垂,呼出的音色沙哑低沉,“所以……难敌为了自己的私心而发的小小恩赐,便彻底的拉拢了他。”

 

——我曾经无数次想着,如果彻底击败温和、强大、优雅的施舍的英雄,是不是就可以得到你完全的顺从与臣服。

然而……难敌为你请求的册封打破了这一切。

那时你抬头望向高台上的难敌,眼中的感激与尊敬瞬间如火一般炙痛了我的胸膛。

 

“那个时候,被命运眷顾的孩子在想什么呢……”松开钳住兄长下颌的手,阿周那满意得望着白皙皮肉上因暴力产生的红痕,宛如被那抹红色引诱一般,他攥起兄长的领口强迫他抬头,俯首吮上了那片饱受凌虐的软肉,从唇齿间泄露出的语调如同叹息一般,“不死不休……不死不休……”

 

——在二人正式成为对立面后许久。

为了名誉抛弃孩子的女人在某场大战前夕找到了他。

女人依然保持着高贵的仪态。

被流言摧毁的大多是善良者,你知道的,人始终是嗜血动物。

为了保护自己其他孩子的利益而迟到多年的相认,却依然打动了他那一如白纸般纯净洁白的内心。

——也带来了他的死亡。

 

白皙修长的手指突然握住攥着领口的那只手腕,力道之大与阿周那几乎不相上下,试图甩开阿周那的禁锢,竭力挣脱目前胶着的状态。

——“是我亲手射落了你的头。”

tbc

评论 ( 4 )
热度 ( 130 )

© 驳爻 | Powered by LOFTER